把尊严还给设计师的AI

  时间:2023-05-25 13:51:58  超级管理员 748

1.gif

接brief回来,搜图找reference、修图、再搜图、再修图、再搜图…… 曾几何时, 我们已把搜“reference”当成是创意本身?

Reference: 参考。‍‍‍

Reference之所以叫reference是因为美术指导有了idea和执行该idea的愿景之后,需要和团队里的其他成员、协作伙伴和客户沟通,就去搜索参考画面。目的是帮助美指在把创作执行出来之前,让大家初步理解他在愿景里看到的画面,参考图会导向一些有关色调、光影、氛围、环境、人物状态、时代、格调等reference图片。

Reference不是idea。‍


近年,我目睹创意人员和学生在领取课题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reference”。
2.gif


还没思考问题,还没探索各种可能的解决方向,还没有idea,你搜索什么?你能有什么关键词?直接把产品类名称输入搜索框?又或者直接输入brief里所指定的媒介类型?想看别人在类似课题上做过什么idea而以它为参照?那不叫reference,那是在找现成的,偷别人已做过的东西来用。

那叫抄袭。


我们通行都已在只眼睁只眼闭的情况下掉入这个黑洞里。这不是美术指导和设计师该有的操作模式,更不是创意人该有的专业素养。脑袋空空,里面连垃圾都没有,谈何创意。
尊严何在?


3.png


4.jpg

终于,AI来了。挂羊头卖狗肉的创意人不必再搜图,也不必再修图了。原来用以躲避自己脑袋空空这个事实的小伎俩被拆穿了。

不使小伎俩,他们其实能干什么?给AI发指令做图需要他们来吗?要是这么容易老板自己不会干吗?需要他们10个人来干这一件事吗?客户自己不会干吗? 给AI发指令还轮得到他们这样的“创意人”吗?

到了要被人工智能淘汰时,才来怨恨,才来担心自己尊严不保?

这些人其实不必那么在意,因为他们老早就把自己尊严给丢了。

真的,别怪AI。

不信就去问问自己的客户,问阿康也行。要不问老板?当创意,行尸走肉只懂套路,没灵魂,每天做的事跟“专业”二字不沾边。 哪儿来的尊严… 这就是我们业内大部分创意人甚至是高校内多数创意类学生的处境。

笔者不习惯把自己尊严扔掉。即使用各种软件也上网,但接到问题一定是先用笔尖来做大量思考。

我喜欢解决问题带来的快感。我喜欢一层层的深挖问题,看穿人性,摸索出真相。先深入才浅出。我颇高傲,甚至自大,很相信自己的判断和观点,所以不屑抄袭的行为。一旦有了自己的想法,心里就会连带看得见它该长什么样。之后一切就是执着的朝着心里这个愿景去推进实现…

当然,我的底气来自我从不间断的吸收广告以外的各种养分。我惯性的关注世界上各种事物,生活里各种学习,八抓鱼一样的存在着。因此,AI也逃不出我的触角。

我不畏惧它会取代我,因为它厉害是它的事。我思考,我解决问题是因为我爱。我创造所以我在,不冲突。我爱怎么用AI来协助我创作完全由我自己决定。

5.jpg

在电动扶梯上,有人喜欢站右边,一动不动的让机器缓缓的把他们抬上去。我却是那种爱从左边利用扶梯带来的效率却不愿白长双腿爬上楼的人。

在用人工智能Midjourney做图的时候,我明显的察觉自己身为创意人的灵魂没被驱散。相反的,那灵魂的参与度更高。

下发指令时,我必须使出浑身法术和毕生学问,AI才会生成让我比较满意又忠于我idea的画面。因为画面好坏来自我的指令,指令好坏来自我的视野和对核心概念的透彻理解,视野和概念的掌握离不开我的学识、创意素养甚至我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环环相扣。这些都得靠经年累月,孜孜不倦的积累而得。我深知自己不懂的还多着。


6.png


近期带着学生用Midjourney,我还发现我们是真正在探讨视觉效果和idea之间的关系。我们能实时的改进美术执行方向,立刻看到不同效果,即时讨论,即时改善想法,调整指令,即时推进,即时学习,即时领悟。

我在武汉传媒学院有个跨专业的媒体融合基地班,主要在于开发创意思维。这一期17位同学主要都是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有三几位是广播电视、广播电视编导、网络新媒体和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虽然他们都没什么Photoshop和其他软件的基础,也不懂的画,但我们在执行阶段讨论的都是美术指导和设计师该思考的重点,而不是把精力都花在Photoshop等软件工具的应用细节里,也不必担心上哪儿搜图、 搜什么图与如何修图。

这次作业命题是给一个救助流浪动物的公益组织做宣传号召领养流浪猫狗。各组同学们先花了不下于两周时间用纸和笔想了上百个ideas,然后才进入执行阶段。

我们不断讨论能如何更好的把idea实现的更到位,更能体现他们的idea该有的格调。这种学习过程锻炼了学生在执行阶段更专业的思考方式,全因为他们需要向AI发出鲜明的指令。

以下是学生们的部分作品与相应的指令和我们的学习。

7.png

8.gif

9.jpg

李子傲、黄菲和张雨欣同学作品 ~ 别让流浪猫狗沦为垃圾。我们发现指令要是不明确,AI不可能生成有独特想法的内容。打动路人做出领养行动的会是一个用真垃圾堆砌而成的猫狗而不是一尊艺术气息浓厚的时尚雕塑。创作人员无论是在发指令或在选择图片阶段的观点和判断是成败关键。

10.jpg

11.gif

在发指令前,我们首先要明确自己在解决什么问题、怎么解决、解决方案的关键在哪里、我们需要呈现一个什么样的画面才算成功表达了概念。另外,我发现英语的掌握能力也非常重要,我们在课堂里也因此花了些时间讨论表达画面所需的英语词汇和句式。



12.gif

13.gif

14.png

15.png

柳江月、杨佳怡和黄蕊同学作品 ~ 同学们认为领养回来后小狗的忠诚是无条件的。虽然Midjourney为同学们生成了各种有趣的恶魔,但初时小狗的造型与人物配搭还是有很多欠缺,所以同学们还需动用其他软件如Photoshop来做各种调整,以达到他们针对idea心目中的要求。


黄郁芳和何怡敬同学作品 ~ 一家人打卡时总有流浪狗想加入全家福。我们还没摸索到如何让Midjourney生成家人合影的背景有只注视着镜头的小狗,所以还是得用Photoshop把分别生成的小狗合进去画面里。



20.gif

21.png

苏景千和龙小丽同学作品 ~ 这组同学想表达“追随一生的伙伴” 。画面先是小狗追随小主人的校车,接着是他和小主人在成长阶段中持续的各种追随。

22.png

最初Midjourney依据同学们的插画风格要求生成了这种画面。同学们觉得很棒好有“故事感”他们觉得可以了!但那并非我们要的故事,我们的idea需要的是小狗在后面追着离去的校车上的小主人。我们的判断得忠于概念。人工智能总会出乎意料的厉害,生成一些让我们惊艳可爱或炫酷的画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事前先做好充足的思考,确切自己对画面的需求,而不是那么容易因为画面好看而放弃原本解决问题的想法。

23.png

我们尝试了不同的插画风格做比较,也试了写实摄影风格做讨论。 然后,各种尝试都没法生成小狗追车的情景,要不就是狗跑在车侧面,要不就是车追着狗。

同学们有点茫然和气馁,但后来醒悟了懂得变通,就让Midjourney分别生成车和狗的画面,然后自己去用Photoshop把车和狗合成…我们不能听天由命让自己沦为AI的奴隶,而应该把它当工具驾驭它。我们手上应该持续拥有各类工具协助我们创作。




现在,毕业生入行就要具备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因为只靠动手操作软件的时代将一去不返。高校老师们也得改变教学方向。三、四年的大学教育不能让年轻人只学会技术,成熟的思维和沟通能力加上大胆的想象力必须被培养,被激发。



26.png


AI的到来是个喜讯,因为科技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正视创意行业原本操作上的误区。

挑战永远随着机会而来,这是一个真正考验创意人员的时代,要是你缺乏思考、缺乏解决问题的精神、缺乏想象力和创造力,而一直只是躲在技术背后当个“假创意人”,现在AI毫不留情的要让你遁形。

技术性的能力已逐渐被人工智能取代,只要认真反省,我们能把美指和设计师该有的价值释放出来,让他们成为科技背后不可或缺,有血有肉的人,因为只有人才有情感、有洞察能力、有同理心、懂什么叫开心什么叫痛。

创作用的是心。

去提升自己。多看世界一流的各类创作,关心天文地理时事动态,打破语言障碍像个海绵一般的吸收养分,锻炼批判性思维,提升分析能力、观察力和沟通能力,把解决问题作为每个设计项目的首要任务。

同行们,老师们和同学们,我们应该积极学用AI工具, 更需要用自己破格的创新思维驾驭人工智能,作出更有魅力的作品。

别当自己的绊脚石,大家为尊严而战。

27.jpg


28.png


备注: 经过这次Midjourney的成功体验后,WICKED将在往后的所有培训中引导学员们利用AI工具来表现创意想法。